奶味茶

特没意思一人
什么也不会

因为画画太难转行文手
结果发现写文也很难
永远喜欢第一人称

最近家里事多
更新时间不定

【2019七夕活动/川峰】海盐柠檬

rps预警!!

双向暗恋

瞎写的,全是假的。

文笔极差

估计也ooc了,凑合看吧

  (0)

  推荐你们尝尝海盐柠檬味的糖,咸咸甜甜的,是暗恋的感觉。

  (1)

  “原来直呼大名,后来懂事了觉得还是应该叫哥哥。”

  “我一直叫他名字,对,周彦辰。”骆明劼温顺的笑笑,回头看了男孩一眼,语气也是一样的轻柔。

  周彦辰躺在家里的沙发上,一遍又一遍的看着自己手机里这个根本没多长时间的视频,反反复复的把进度条拉到这里。

  周彦辰,你回答那么着急干嘛。他盯着屏幕里那个笑得开心,其实故作镇定的男孩。

  啧。

  一个采访,怎么看怎么不舒服。骆明劼的拘束与无措让他有些心慌,为什么,是因为他还是因为在镜头下尴尬?

  周彦辰闭上眼睛,采访前一天发生的事不由自主的浮现到了眼前。他深吸了一口气,胸腔里满是衣服上淡淡的清香。那是骆明劼买的洗衣液的味道。

  骆明劼给他打电话说,周彦辰,出来吃火锅吗?

  怎么突然想起来吃火锅了?周彦辰疑惑的皱了皱眉,但还是答应了。

  吃火锅很有气氛,一片热气腾腾的白雾横在两人面前,看不清对方的脸。火锅底料咕噜咕噜的翻滚,川粉和羊肉卷扑腾着浮在上层。

  “很久没见了。”沉默了半晌,骆明劼率先开了口。

  自从拍完少江湖这部剧,两人的见面的次数就在不断减少,见面间隔时间也在变长。

  这大概得有快三个月没见了。期间骆明劼给周彦辰发了几次微信,但他都没回。

  “嗯。”周彦辰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

  “肉好了,快吃。”

  骆明劼给他夹了好几筷子肉,自己一点没吃。

  “够了,哥哥,不用给我夹了。”周彦辰叹了口气。

  “我总觉得你在躲我。”骆明劼把羊肉往盛有麻酱的小碗里一沾,再放进嘴里,“为什么之前不回我微信?”

  “不好意思,我太忙了。”周彦辰低头吃菜,煮好的羊肉卷晾在盘子里,“……不是躲你。”

  犹豫好久,周彦辰还是加上了后半句话。

  “你现在说话怎么变得这么乖了?”骆明劼随口一说,“之前不总是骆明劼骆明劼的喊我?语气冲的好像我欠了你钱一样。”

  “以前不懂事。”周彦辰想再说些什么,满肚子叙旧的话没到嘴边就散了个干干净净。还能聊什么呢?只好把话堵死。

  两个人心里都有事,忍着不说破。一顿火锅吃的莫名其妙的压抑。

  “行了,我吃饱了。”周彦辰拿起帽子和口罩带上,目光始终没有看向骆明劼,“先走了。”

  不想看到骆明劼的眼睛。周彦辰自暴自弃的想着。如果里面是一片坦荡,那他连最后一点希望也破灭了。

  “……嗯,再见。”

  白雾遮着骆明劼的脸,看不清他的表情。

  (2)

  “我感觉我这智商,以后就只能吃吃外卖了。”骆明劼半开玩笑的感叹着,刚刚被周彦辰有些着急的吼了一声,怕他嫌弃自己笨,尴尬的自黑了一句。

  “没关系,我给你做。”

  这句话像是带着电流,刺啦刺啦的钻进骆明劼的耳朵里,电的他的心脏发麻。

  现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只剩下翻动烧烤架的声音。

  周彦辰抬头看了他一眼。

  骆明劼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刚好错过了他眼中的认真。

  “咔!收工了收工了!两位辛苦了!”工作人员拿着小电扇和冰镇饮料过来。

  “谢谢。”两人同时说到。

  “两位真有默契~”工作人员笑嘻嘻的打量着他俩,“教主和大侠,太配了~”

  “哈哈。”骆明劼干笑了两声,想着怎么找个话题糊弄过去,身边的周彦辰一把搂住他的脖子,“那是,我和我哥关系特别好!对吧哥?”

  “对。”骆明劼避开他的视线,“一起相处很长时间了。”

  “那我们走了,姐姐再见。”

  周彦辰拉着骆明劼的手出了片场。

  “周彦辰,你慢点。”

  骆明劼不知道周彦辰发什么疯,拉着他一路小跑跑到了楼顶。

  楼顶的天台上一般没人,现在多了他俩。

  中午的阳光很晒,也很刺眼。骆明劼不得不用手稍微挡着额头,才能看清面前的周彦辰倒底是不是在笑。

  “骆明劼。”

  “怎么了?”

  “骆明劼。”

  “诶。”

  “骆明劼。”

  “嗯。”

  周彦辰忽然笑了起来,露出了大白牙,看着特别阳光。他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骆明劼低头看着自己缩成一个圆圈的影子,那么淡,那么小。

  “哥哥,我有事告诉你。”周彦辰笑着凑到他耳边说。

  忽然有风吹过。

  “等一下……”骆明劼掏出手机解锁,装模作样的看了一下时间,“啊,我一会儿还有事,就,有什么改天再说吧。”

  周彦辰看着他有些急促的步伐,脸上的笑容逐渐变淡。

  他知道自己要说什么。

  (3)

  骆明劼坐在KTV的包间里,看着朋友撕心裂肺的唱着情歌,却没什么心思去安慰这个今天早上失恋的倒霉蛋。

  “爱上了你,没什么道理——”

  “只是刚好情窦初开遇到你——”

  唱到这里,骆明劼突然想起了什么,一下子坐了起来。

  曾经,他们还在一起练习的时候,经常周末出来唱歌。

  周彦辰唱过这首歌。骆明劼这样想着,不由自主的跟着唱了出来。

  “不希望我的未来不是你——”

  “只愿意和你永远不分离——”

  当时​周彦辰唱这两句的时候,骆明劼跟他正好对视上。不知道是包间里忽闪忽闪的灯光打的好,还是他眼中本就乘着一汪柔情,骆明劼看着他愣住了。

  一眼万年也不过如此。

  骆明劼看着朋友唱完一首又一首,欢快的悲伤的,他都在深情的唱着。

  “目光所至,也是你——”

  他突然就很想周彦辰。

  之前他只是在微信上随便发两句,周彦辰没有回,但肯定是看到了的。

  “喂?”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骆明劼竟有些鼻子发酸。

  “周彦辰,出来吃火锅吗?”​

  (4)​

  ​周彦辰烦躁地把视频关掉。

  骆明劼说的对,就是在躲着他。

  难道骆明劼他自己就没有逃避吗?

  周彦辰皱着眉走到冰箱前,想拿瓶可乐喝,视线却被一张便利贴​吸引。

  淡黄色的便利贴上写着几个字:记得吃早饭

  哦,好像是骆明劼写的。​

  怎么哪儿都有​这个人的影子?

  骆明劼总是毫无防备的对着自己笑,娱乐圈这么复杂的地方,哪有什么真心朋友?他怎么这么笨,对周围人一点戒备心都没有。

  周彦辰一边在心里嫌弃他,一边又想着自己得去照顾他。

  冰镇可乐里的气泡一个劲的往上窜,窗外的阳光明媚,蝉鸣悠长。他盯着便利贴发呆,恍如隔世,像在做一个不真实的梦。

  周彦辰,你得去照顾骆明劼啊。

  (5)

  你看,骆明劼,事情到这种地步也算是你自己作的。

  骆明劼看着手机的黑屏自言自语。

  那个人想把真心给你,你扭头走了。走了几步发现自己已经陷进去了。

  酒吧里的人还不多,现在才下午,晚上是最热闹的时候。

  骆明劼独自一人坐在吧台前,随便点了一杯酒。

  他接到周彦辰的电话时很意外。

  “骆明劼,这次不管有什么事你都给我先放一边。”

  “怎么了?”他摇摇手里的鸡尾酒,蓝色的液体里柠檬片上下浮沉,“发生……”

  “骆明劼,这件事咱俩都回避很久了。我现在想告诉你——”

  骆明劼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手机。

  “有个叫周彦辰的,很喜欢骆明劼。虽然骆明劼有点傻,但是周彦辰愿意照顾他一辈子。”

  酒精上头只是一秒的事。骆明劼觉得自己可能是喝醉了,都出现幻听了。

  ”我真是想周彦辰想疯了。”他用手捂着额头,“这酒不错……”

  “骆明劼?你喝醉了?”

  “你在哪儿?我现在去找你!”

  骆明劼把手机塞给酒保,“这玩意儿怎么这么吵?”

  酒保一脸懵逼的对着手机“喂”了一声。

  “……你谁啊?骆明劼人呢?”

  周彦辰觉得自己马上就要炸了,怎么每次他表白都不成功?

  等问清了地址,周彦辰才反应过来,这不就是他家小区旁边的酒吧吗?

  他急匆匆的跑进酒吧,刚进门就一眼看到了对着空酒杯傻笑的骆明劼。

  “骆明劼,你可真行啊……”

  周彦辰眯了眯眼,走过去坐在他身边。

  “?”身边突然多了个人,骆明劼下意识的扭头看他,“周彦辰?”

  周彦辰给他要了杯茶醒酒。茶杯递到骆明劼面前,他低头看了看,没伸手拿。

  不知道谁跑到了舞台上,弹着吉他开始唱歌。

  “可不可以,和你在一起——”

  “嘿嘿,我也告诉你一件事。”骆明劼神秘兮兮地说。

  “那个叫骆明劼也喜欢周彦辰。”

【川峰】寄明月(下)

菜鸡文笔预警

依然很短



  (8)

  ​赵青峰拿着糖葫芦,想现在赶去魔教把季川叫来一起看花灯。


  太阳的余光也快要消失,夜色一点点铺满天空。这一条望不见头的路瞬间亮了起来,温暖的橘红色泄了满地。


  “教主?”​


  赵青峰看到茶楼前一袭黑衣的季川,正欲上前打招呼,却发现他正和身边姑娘相谈甚欢。​


  哦,这是他的女朋友。​


  对,季川也应该找个人照顾他了。


  意识到季川以后身边的人是她,煮鸡蛋面的也是她,赵青峰​觉得自己心里闷闷的,很不舒服。


  他们要去一起看灯了吗?


  (9)

  “赵青峰!”


  季川在人群中一眼看到了他。


  赵青峰看着季川向自己走来,心跳突然乱了一拍。


  “竟然还记得给本座带糖葫芦,不错。”季川从他手中抽出糖葫芦咬了一口,“还挺甜的。”


  “教主,那位是?”赵青峰指着刚刚他身边的姑娘问,语气中还带了那么些质问的意思。


  “不认识。”季川又咬了一口糖葫芦,“本座怎么觉得,你这个语气……”


  “在下什么语气?”


  还是不逗他了。季川低头轻轻笑了一下。


  “没什么,本座听错了。”


  小林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大侠,你刚才的语气简直就是受气小媳妇一样幽怨……”


  “愣着干什么?一起去看……赵青峰,你脸怎么这么红?”


  (10)

  卧槽,直男被开这种玩笑,正常情况下会脸红吗??


  小林惊恐的想。


  (11)

  ​“生病了?”


  “在下得的是相思病。”​


  “……”​


  “在下不用吃药,因为教主就是在下的药。”​


  (12)​

  姑娘:对不起打扰了,我现在就走。


 

  (13)​

  为什么感觉气氛怪怪的?


  为什么教主也脸红了?


  还拿着半串糖葫芦的季川仿佛被按了暂停键原地静止。


  (14)​

  “你不是有女朋友吗?”​


  “分手了。”


  “那你缺男朋友吗?”​


  “缺。”​


  (15)​

  孙大婶:“赵大侠你怎么又穿小少主的衣服啊?不用解释了大婶看得出来。”​


【川峰】寄明月(上)

流水账对话

菜鸡文笔预警

短的一批



  (1)

  ​季川处理了一整天的公文,直到日落西头,蔚云楼都处在一片静默之中。这本该是温长老的工作,如今他不在了,季川也只好自己处理。


  微风吹过门上的风铃,叮叮当当。


  今天是中秋节,​他特意准了阿扶和魏旗一天假。这时候,傻弟弟应该正和那姑娘玩得开心吧。


  身边的人来了又走,他一直是孤单一人。


  季川觉得实在无聊,正好公文也处理完了,随手拿只剑便下了山。


  高挺的背影和夕阳一起融入山下小镇。


  (2)

  “赵青峰,我们还是分手吧。”​


  第十九个女友一脸我忍你很久了,“整天张口闭口就是你哥,你怎么不干脆和他一起走江湖啊?!”


  “……”​


  赵青峰心想我有吗,“那是在下亲哥哥,有点好东西先想着给他不对吗?”


  “他肯定也是这样惦记在下的。”​


  “分手。”​第十九个前女友十分平静的甩开他的手,“跟你哥过去吧。”


  (3)

  “事情就是这样。”赵青峰非常懵逼地跟小林传音,他现在坐在不是茶楼里一个人喝茶。


  “她跟你分手,你现在心里难受吗?有没有想把自己灌醉的冲动?”


  “有点难受,但在下还好。”


  这完全不像是失恋的人啊!


  “大侠,你有没有想过……”小林斟酌了一下,“你可能需要的是一个男朋友。”


  “男朋友?”


  “对,你看,你都谈了十九个女朋友了还是被分手了。而且我觉得……你也没有特别喜欢她们。”小林一本正经的开始分析,“所以,大侠你应该找个男朋友试试!”


  好像有点道理。


  赵青峰​决定试一试。


  (4)​

  武林第一魔头季川季教主,此时正坐在一家酒楼里等自己的鸡蛋面。


  怎么这么慢?


  季川向来不喜欢等人,等的时间一长,便会不由自主想起来之前的事。想起来自己小时候在前任魔教​教主那里学剑,每天晚上都在期待能有人带他离开那里。


  他又想到了赵青峰,​明明不会下厨,为了给他做早饭,偷偷跟着孙大婶学了好久。


  其实做的已经很好吃了。他为了面子只好说味道一般般,看着赵青峰有些失落的神情,觉得真是好玩极了。


  只有在赵青峰身上,他才真切的感受到季川这个人在别人​心里,也可以占的分量很重。


  ​“客官,您的面!”小二端着面过来了,除了面,又送了一碟花生。


  —什么味道?


  ——花生米的味道。


  ——花生米什么味道?


  季川夹起一颗花生放进嘴里,似乎没有那天和赵青峰一起吃的好吃。​


  (5)​

  ​“小哥,买串糖葫芦吧?”


  刚出茶楼,便被一旁卖糖葫芦的大叔叫住。


  糖葫芦,季川喜欢吃。​


  等到手里被人塞了两串糖葫芦,赵青峰​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走到大叔面前了。


  “小哥,看你心不在焉的……”​大叔卖完了糖葫芦心情很好,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和赵青峰闲聊。


  ​“惹女朋友生气啦?晚上带她去看看灯会,哄哄就好了!”


  “灯会?”​


  “对啊,很热闹的……我家老婆子还在等我回去,我先走了啊!”​


  “哦,好……”​


  今天好像是中秋节来着?​


  (6)​

  “哥哥,以后我们每年都一起看烟花、逛灯会……好不好嘛?”


  “好啊,你可别以后娶了媳妇就把哥哥忘了!”


  “我才不会呢!倒是你,不许抛下我一个人!”


  “傻弟弟,我们是亲兄弟,会一直在一起的!”



  (7)

  “没想到,倒是这臭小子先……”季川无奈了笑了笑。他刚走出茶楼,便被人撞了一下。


  季川没事,对方却因为重心不稳差点摔倒,本能促使他拉了对方一下。


  是个姑娘。


  “啊,多谢大侠!”姑娘盯着季川看了半天才啊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因为反射弧长,还是惊讶季川长的好看。


  “大侠可是一个人?不如我们一起去逛灯会?”


  “……嗯。”


  季川原本是想拒绝的,一想到赵青峰那没良心的臭小子竟然丢下他一个人,他便答应了。



当赵青峰的第十九个女朋友甩了他之后,他忽然意识到自己或许应该找个男朋友。


↑这明显ooc的梗竟然该死的激起了我写文的欲♂望


【启磊】红玫瑰(2)

  (2)王磊和干枯的花


  我撸了撸自己头上的头发,发现确实长长了。其实剪头这事,之前一直是我自己来的,反正剪短不就行了。


  但我还是去了。走过四条街,路过三个小巷,到了一家理发店。


  后来我曾无数次想起今天。我庆幸自己听了姥爷的话去理发店剪头。不然我可能遇不到他。


  也不一定。说不定我命中注定要遇到他呢。


  理发店很小很破,看起来很符合我的身份。我自嘲的笑了笑,推开了店门。


  真的很小。我暗自打量店内的环境,只有一把像模像样的椅子,前面是一个贴在墙上的镜子。


  “老板,剪头。”我皱了皱眉,屋里一股烟味熏的我很不舒服。


  穷人的剪头,当然是剪成平头。又有什么花样可以选择呢?


  老板站在桌子旁边把烟吸完,才拿着剪刀过来。


  他有种不一样的感觉。


  我大大咧咧的盯着他看,脸上没有一点笑容,有点想找事的感觉。我发誓我只是想看看他到底是哪里让我觉得不对劲。


  他的胡茬和其他男人一样细密,他的手修长但满是伤痕。他的眼睛里映着一个一脸严肃的少年。那是我。


  我的视线移开,注意到窗台上有个白瓷瓶,里面插着已经干枯的花。


  哦,对,我知道了。他的腰挺得特别直。在最底层生活的人,腰都被压弯了。他站的笔直,让我想起桦树。


  “咔嚓咔嚓——”


  我从镜子里看到自己的头发一撮撮掉在地上,慢悠悠的,轻飘飘的。如果我有天被人杀了,尸体也会这样倒下吗。


  “怎么头上这么严重的伤也不处理一下?”他手一顿,拔开头发仔细检查了两下,“你在这等下,我去给你拿药。”


  他的身上带着令人安心的气味。


  “不用了,我没钱。”我懒洋洋的瞥了他一眼。


  “……不收钱。”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好一会儿才回答我。


  百无聊赖,我凑过去看放在窗台上的花。应该是朵玫瑰或者月季吧。


  “坐好。”他拿来了医药箱,这可不是一个普通人能拥有的。


  医药箱的翻盖坏了,没办法再扣上,男人熟练的拿出一瓶瓶口发黄的酒精和一小截棉签。


  我不知道他手里拿的是什么,也不知道他要干嘛。我就那么坐在椅子上,两眼放空。


  他自顾自的忙活,我觉得我现在欠他一个人情。


  变天了,只是发了一小会呆,外面就变得灰沉沉的,飞沙走石。


  “我能在你这儿避雨吗?”我的语气就跟韩朵朵那丫头有求于我一样,轻柔到我以为自己在对什么贵族小姐讲童话。这什么语气啊?!我恨不得删自己一巴掌。


  “行啊。”他倒是答应的爽快。


  “呜——呜——”外面的风刮的好大。


  这个世界要毁灭了吗。我通过窗户往外看,路上没有一个人。


  “你叫什么名字?”我漫不经心的玩着盖在我身上的白布。这是怕碎头发掉进衣服里才弄的,我却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被下葬,葬在这个挡住暴雨的小破屋子里,和身边的那个男人一起。


  屋内气氛压抑极了。


  “王磊。”他坐在窗前,出神的望着他的花。


   “我叫刘启,记好了。”我扯开身上的白布扔在一边,“王磊,你的花已经死了。”


  “……”王磊抿着嘴没有说话,他的脸色似乎有点苍白。


  “我……”他想开口解释些什么,又或是想说些别的转移话题,喉结上下动了两下,没有再发出任何声音。


  “这是玫瑰花吗?哪个洋小姐送的?”玩笑开的莫名其妙,我说完就后悔了。


  “不是。”他深吸了一口气,“这是月季。”


  “我女儿送给我的。”


  “但她已经不在了。我,我太忙了……”王磊憋的太久了,一股脑的全倒了出来,对着一个陌生人,他的声音在颤抖,“她感染了流感,我不知道,她那时候一定很想爸爸……”


  想爸爸三个字勾起了我不好的回忆。


  王磊的眼睛灰蒙蒙的,和外面的天空一样。他呆呆地靠在墙上,浑身冰凉。


  “轰隆隆——”


  “啧。”我不耐烦的走过去,“王磊,冷静下来,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你再后悔也没用。”


  “我送你一支玫瑰花,你别难过了。”



【启磊】红玫瑰(1)

之前的梗重写

cp启磊

刘启视角

  (1)韩朵朵和姥爷

  我不喜欢这个家。

  在​租界的一片灯火通明中,这个阴暗逼仄的小巷就和下水道里爬过的老鼠一样肮脏。而我住的地方,是巷子里最破的一家。​

  ​黄包车拉着不知名的贵太太呼啸而过,泥水溅了我一身。我觉得我应该愤怒的,我完全有理由骂他。越是无能的人越容易愤怒​,所以我忍住了。

  ​“户口!”

  一个傻不拉几的小孩冲我跑过来,脸上脏兮兮的,手里还拿着一把树叶。蠢死了。这是我妹韩朵朵。

  她从来不喊我哥。

  ​“给你!”​

  黑乎乎的小手里,一把叶子已经被揉烂了。我翻了个白眼,问她这是什么。​

  “我听姥爷说,”​她揩揩鼻涕,趁我不注意蹭在自己裤子上,“你跟别人打架,疼,我给你采了草药,就不疼了。”

  话都说不清,这妮子怎么这么傻。

  我一边这样想,一边把树叶小心翼翼的放进兜里。​

  韩朵朵抬起头,我跟着抬头。她看着天空说,是不是租界里的月亮更亮,不然为什么大家都想去租界里。

  我被噎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给这个四五岁的小女孩解释穷人都想通过奢侈浪费来掩饰自卑。只好摸了摸她的头,告诉她月亮在哪儿都是一样的,从我们家窗户里看到的月亮也很好看。

  她听了很开心,要拉着我去找姥爷一起看月亮。

  已经很晚了,我们确实该回家了。

  我在粮店给人家搬粮食,一个月的工钱勉勉强强能让一家吃饱。

  听姥爷说,我妈生重病走的早,剩下我爸一个人带我。后来我爸他说要去外地打工赚钱,就把我丢给姥爷扶养。在他外出的十几年里姥爷又捡了个丫头,就是韩朵朵。

  我不喜欢我爸,我甚至不记得他长什么样。他是个懦夫。我妈生病他不想掏钱,结果害死了我妈,还躲到外地不敢回来。

  “户口,朵朵。”姥爷站在门前笑着跟我们打招呼。他是车夫,给人拉车,常常要到很晚才回家。今天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我随口一问,其实姥爷回来早肯定是因为有事,但我为了找话,还是多此一举的问了。

  “你不记得了?”姥爷端上两碗葱油面条,“今天你生日,刘启,生日快乐。”

  “哇!”韩朵朵兴奋的手舞足蹈,我却没任何反应。我想笑,但长时间的压力让我笑不出来,我看见姥爷的最后一根头发也白了,我看见他胳膊上新添了一块擦伤,我知道一碗面条中有多少他拉车时流出的汗。

  “我恨刘培强。”

  我小声的说出一直以来压在我内心深处的话,窗外的乌鸦开始尖叫。

  “吃吧,这可是长寿面。”

  姥爷装作没听见,他波澜不惊的把碗推到我面前。

  “明天去理个发吧。”姥爷看着扒拉了两口面条就去玩凳子的韩朵朵,叹了口气,“看起来精神一点。”

  在韩朵朵不停推凳子的噪音中,我和姥爷一起吃完了长寿面。

  “行。”我这样回答他。

他没见过从海平面上升起的月亮,只在冰原上看到了睁着暗红色眼睛的巨大木星,铺天盖地的满是绝望。


好在他身边还有王磊。


记个梗(`・ω・´)

军官启×戏子磊

(这对这么好嗑不知道有没有太太写过)

伪父子 狗血爽文 

没有风花雪月只有虐身虐心(魔鬼发言)

是be

《长相思》←这篇的名字是我在语文课上吸李白神仙诗句时一眼看中的诗名23333



以下是激情短打


  “你觉得我下三滥,不入流,每天就是给人唱曲儿逗人开心,”王磊看着刘启,一字一句的对他说,“但你给我记住了,你就是我靠着每天唱戏赚钱养大的。别人可以随意看不起我,看不起戏曲……只有你,刘启,你没资格。”


  刘启当然爱他。他一直看不起的不是王磊,而是当时那个懦弱的自己。刘启是想保护王磊的,可除了回到刘家,他别无选择。跟着戏班子学咿咿呀呀的唱戏没办法保护他所爱的人。


  他看不起那个不敢直视自己感情的自己,但莫名的自尊和虚荣又不允许他承认这一切都错在自己,于是顺理成章的,他只能怨恨王磊。


  电影里一个片段印象挺深的。

 

  杭州地下城没了,王磊执着要继续前进。他们都知道就算拉着火石到了也没办法使那些死去的人复活,所以周倩打坏了火石。


  王磊失去了妻子和女儿,而牺牲刚子和韩子昂才保住的火石也没用了。


  他本来已经放弃了。


  但刘启来了。


  他说车上有火石,请协助他们送往苏拉威西。


  你花了极大代价想守住的东西,一瞬间就没了,你所做的一切都没了意义,你牺牲掉的也回不来了。


  这种时候换谁都会接受不了吧?谁都会自责,后悔,迷茫。


  王磊放弃了,可刘启回来又给了他希望。


  就像是无垠黑暗中突然亮起来的一簇火光。


  这总给我一种感觉


  ——他们在相互救赎


【启磊】转运石②

  刘启之前从来没去过王磊家。

  他只是知道王磊曾经有过妻子女儿,曾经有过个家。莫名的固执让他选择留在基地宿舍,哪怕是后来两人熟悉了起来,王磊邀请他去家里喝酒他也没有答应。

  不得不说,王磊家地段挺好,从基地到家会路过一个小型菜市场。虽说现在送礼都送蚯蚓干,但这不代表人类就只能吃蚯蚓。一些好养活的蔬菜还是被保留了下来,顽强的扎根于人工土壤,吸收热源灯提供的仿太阳光和温度,长势看起来倒也不错。

  刘启在陪着王磊买菜。

  这样的场景实在让人心安。他没死,王磊也没死,不仅如此,他俩现在还在一起买菜。

  刘启出神的盯着王磊挑拣蔬菜的背影,脑海中突然回忆起姥爷曾经给他看的老电影。

  那时候人们看电影都要带一个眼镜才能让画面有立体感,现在只要在额头两边贴上一对金属小圆片,就可以完全体验电影中的场景,不论是视觉触觉味觉还是对周遭环境的感知,都十分逼真。

  哦扯远了,说回姥爷让他看的那部电影。那是一部在当时看来很普通的爱情剧,讲述了一对恋人从刚开始的针锋相对,到后来相互理解相互扶持,最后相守一生的故事。

  姥爷感叹说现在哪儿还有什么狗屁爱情啊。那时刘启还小,对爱情没什么概念,他问姥爷有过爱情吗。姥爷明显的愣了一下,他飞快的擦擦眼角,努力挤出一个微笑,“当然有了,你姥姥是我这辈子最爱的人。”

  如果不是因为抽签决定进入地下城的资格,而她又刚好没被抽到,那么现在他们一定会非常幸福。

  “姥爷现在有点想念你姥姥做的葱油面了,哈哈,咸咸的。”说到最后,姥爷基本上是在自言自语了,“也只有她知道我口味重……”

  里面有一个情节他至今没忘,结婚后的那对恋人每天都一起去买菜做饭,生活平淡而又安定。镜头扫过厨房里的一罐罐调料和超市里一排排的蔬菜水果,最后定格在两人的相视一笑。

  真的是非常美好的生活。

  “吃萝卜吗?”王磊转过身,手里拿着一根黄绿色的锥状物体。

  “这是萝卜吗??”刘启一脸懵逼的凑了过去,“姥爷只说过萝卜有红色和白色两种。”

  “哦哟小伙子这你就不懂了吧!”买菜的大妈兴致勃勃的指着黄绿色的萝卜开始疯狂推销,“我们这萝卜可是用转基因技术把叶绿素花青素什么玩意儿的都给转进去了!吃了对身体好啊!吃了以后强身健体,能减少疲劳感!”

  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但是他拒绝。

  “我不吃这个。”刘启站在王磊身边皱着眉,满脸的不情愿。

  行吧。

  王磊认命的放下萝卜,带着他走向下一个摊位。

  “那边的白菜?”

  “今天不想吃。”

  “西红柿?”

  “不好吃。”

  “豆角?”

  “豆角是什么东西?”

  “……”

  王磊被他气笑了,“那你要吃什么?”

  “我想喝蜗牛汤。”刘启只喝过一次,在他的记忆里,这是他妈妈最爱做的一道菜。

  而妈妈死后他再也没有吃到过。有些久远的记忆已经被虚化,蜗牛汤到底是什么味道他已经不记得了,依稀感觉会是非常美味的东西。

  “蜗牛汤就蜗牛汤吧。”王磊掏出钱包,抽出一张磁卡,“再炒个茄子,炒个豆角……差不多了。”

  回家的路上两人倒是没再说话,直到他们站在王磊家门前。

  “这是你家?”

  门上还贴着红色的福字,但王磊到底有多少年没过过年了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是。”他叹了口气。

  看着王磊黯然神伤的样子,刘启简直想扭头就走。他害怕看到王磊家里到处都是他和那个女人一起生活过的痕迹。

  是,他喜欢王磊。

  刘启从意识到自己喜欢王磊开始,就一直没有对这份感情怀疑过。他很确信自己对王磊的感情不是什么莫名其妙的恋父情结,也很确定自己会对这份爱情永远忠诚。王磊拒绝也没关系,他有一生的时间可以陪他慢慢耗。他害怕的是王磊心里还有别人。

  他太了解王磊了。

  如果王磊还想着他前妻,那么他们绝对没有可能睡在同一张床上。

  “你结婚了吗?”刘启的语气很正常,就好像只是好奇而已。

  “结过婚,后来离了。”王磊把钥匙从兜里拿出,在几把钥匙中选出了一把已经有些褪色的、扁平的银色钥匙插入锁孔。

  “那你想她吗?”刘启不动声色的试探他。

  “想是肯定想的。还有我女儿,她很可爱……”王磊把菜放到厨房,“不过这些都是过去了,我老……前妻在和我离婚后又跟别人结婚了,听说现在过得不错。”

  “……”

  听到这样的故事他起码应该感到遗憾。刘启这样想着,可控制不住的有些想笑。

  他是有机会的。

  “真可惜。”刘启违心的说。

  人类在感情面前还真是卑鄙啊。

  “不说这个了,你住那间。”王磊指了指那扇还带着洗不掉涂鸦的门,又指了指隔壁,“我睡这里,有事就叫我,我听的见。”

  看起来这间是他女儿原先住的房间。幼稚的蜡笔画静静的贴在有些泛黄的墙上,粉色的兔子仙女和蓝色的星星贴画布满了床头。

  不想住这里。刘启在心里小声嘀咕。才不要住小孩子的房间,他要睡隔壁。

  “谢谢王队。”刘启觉得自己简直可以去演电影了,这演技不拿个什么金奖真是可惜了。

  “没事,你先收拾东西吧。”王磊十分贴心的给他拿来一块抹布,“我去做饭。”

  屋里不是很脏,正巧他的行李也不多,简单收拾收拾也就可以住了。

  虽说不用费多大力收拾,但还是出了些汗。他解开自己衬衫最上面的扣子,一条项链露了出来。

  金色的环里套着一个小珠子。

  仔细看月白色的小球里有着灰色的杂质,还泛着淡淡的光。

  这好像是朵朵在他出发前一天送给他的。

  小姑娘很不舍的刘启,担心他去另一个地下城会出什么意外,于是特地买了一条项链,项链上面的小珠子叫转运石,听说可以带来好运。

  刘启一向不信这玩意儿,不过还是戴上了。

  他拿起转运石端详了半天也没发现这东西能有什么魔力给人好运。

  “刘启,饭做好了。”

  有熟悉的饭菜香弥散在空中。刘启吸了吸鼻子,他想王磊手艺应该还不错。

  “来了!”他应了一声。

  这次,无论如何都要改变他和王磊的结局。